欢迎光临 碧江家具 官方网站!

新浪微博 在线留言 收藏本站

详询热线:400-886-2028
常见问题
当前位置:主页 > 澳门葡京官网 > 常见问题 >

科学网师从关先生读研

文章出处:angel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5-12 19:33【

师从关先生读研的日子

程代展

1977 年9月,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登出“中国科学院试办研究生院”的消息。这是继恢复高考后的又一重磅炸弹, 在我们这批因文革未能完成学业的老五届中可谓“一石激起千重浪”。特别是清华留校的,号称八百子弟兵的新工人, 文革开始时都是一、二年级的低班生,留校后又受到更多清华文化氛围的熏陶,更是个个摩拳擦掌,蠢蠢欲动。当时自己在数学教研组, 原本就喜欢数学,自然最心仪的就是数学所了。 首届招生简章就登在人民日报上,招生专业,导师按所排列。第一个就是数学所,而第一个导师及专业就是关肇直及控制论专业。

 

我出身焊接专业,数学所于我恰似癞蛤蟆之想, 更遑论关先生和与我毫无渊源的控制论了。 只是当年清华数学教研组招了十数名各系调来的新工人, 入组后曾经培训八、九个月, 当时称培训班。 我在培训班表现突出,曾免试提前结业,去教当时清华唯一的由五个系(工物、工化、数力、电子、自动化)抽调尖子组成的数学提高班,因此,得到教研室几位老先生的青睞。 主任栾汝书对我说:“你就报关肇直,他人品好、学问也好。控制论又是新方向,有前途。”曾经是大右派的孙念增教授更是自告奋勇,对我说:“我跟老关熟,可以带你去见见他。”  我在数学教研组时自学一些数学专业课程,不懂就寻师讨教,这两位老先生都私下指导过我,是我恩师。

 

我既心有所动,又在心中打鼓, 就给关先生写了一封信, 毛遂自荐。 我那时刚刚自学完艾利斯哥尔兹的``变分法", 将书上的习题一道不拉都做了, 自以为得意, 就将习题本随信给关先生寄去了。 关先生很快就回信, 信不长, 表扬我并鼓励我报考。 但后面有这么一句话: ``控制论用到的数学很广也很深, 希望你继续努力。" 看来, 关先生一眼就看穿了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力了。 不过, 回信还是让我深受鼓舞, 我就壮壮胆报了``控制论"。

 

孙先生是实在人,从不食言。 一日,他来告我,已约好关先生。 次日,我跟着他空手到的关先生家。 关先生当时住的是中关村一处平房, 印象中很简陋, 只见书柜上的书层层摞摞, 已然爆满。 关先生个头不高, 留着小胡子, 戴一付塑料架眼镜, 两眼炯炯有神, 说话有条不紊, 一副儒雅斯文之态。 他显得很和蔼, 问了我一些个人及学业的情况, 嘱我好好准备。 我问他: ``我从未接触过控制论, 应先念点什么书?" 他答道: ``不着急, 先准备考试。" 后来他们俩聊起来, 我就只有洗耳恭听的份了。  孙先生极力向关先生推荐我, 说是可塑之材, 听得我面红耳赤, 又不便插话。 关先生频频颔首, 不时转头看我, 似有赞许之意。

 

报关先生的考生有二百余人, 初试考四门: 数学分析、高等代数、外语、政治。 前两门是数学所统一出题, 后两门是科学院统一出题。 我初试尚好, 前两门专业课分别为 88 分和 86 分, 后两门都是 80 分。  当时要求专业课平均 60 分就可以复试。 我的成绩算不错的了, 心里很得意。 回家吹牛:``科学院研究生我不考谁考?" 后来才知自己是井底之蛙, 我们数学班有个姓洪的同学, 是文革前的厦大数学系研究生, 他考完后出门仰天长叹一声:“完了!”。 自以为题这么简单如何考得出水平? 他的两门基础课分别为 100 分和 98 分。 我们专业的两师兄谢惠民和刘嘉荃也都接近满分。

 

复试在廊房,数学所各专业题都不一样。控制论专业参加复试的有 16 人。这回是动真格的, 上午考分析,我有两大题只字未写,不知所云。 中午回宿舍, 因各专业复试科目不同, 大家都去找同专业的同学交流。 我以为自己肯定出局了, 一个人坐在床沿, 怔怔地发呆。 清华考数学所参加复试的,除我之外,还有数力系的孙杰。他得过北京中学生数字竞赛第三名,又是学校蓝球队高大中锋,在清华是个大名人。孙杰过来跟我打招呼, 我对他说:``我上午彻底砸了, 不准备再考了。" 要回北京。 他一再劝我:``既来了, 试一试怕啥, 长点经验也值得。" 又说:``大家都觉得复试难, 又不是你一人。" 这似乎给了我一点勇气。 终于在他劝说下, 我才又进了下午的考场。  考高等代数感觉似乎好一点。 高等代数的复试和初试也不同, 考题中有两道抽象代数的题目。 感谢栾先生给我们上过这门课, 虽然这次没复习, 但大致概念还记得, 不致无从下手。